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注会CPA >

告別粗糲與另類説唱正成為Z世代表達思考的鮮活聲音

  ◆鳳凰傳奇《山河圖》海報。◆寶石Gem《一百》海報。《山河圖》演出現場。 製圖:李潔

  在中國,“説唱”這個流行音樂風格,正呈現出新的面貌。不久前的七夕晚會,“鳳凰傳奇山河圖人類高品質舞臺”上了熱搜。不少人為這首大氣磅薄的説唱作品感到驚艷——鳳凰傳奇早已不是當年“廣場舞伴奏專屬”。殊不知,在Z世代聚集的B站,搜索説唱歌曲《山河圖》,不完全統計相關視頻近800條。而其中最火爆的一條,是原唱鳳凰傳奇演繹的版本,其點擊量早已破千萬次。“看這山萬壑千岩連一川又一川,讓這河星奔川鶩結一灣又一灣,譜這圖鸞回鳳舞重巒高不可攀,潑了墨墨飽筆酣潤我錦繡河山。”宏大視野與恢弘氣勢讓人熱血沸騰,不少年輕網友留下“每天睡前聽一遍”的彈幕,足見喜愛程度。

  聚焦説唱、嘻哈的綜藝水準也有所提升。告別充滿戾氣的《中國有嘻哈》,《説唱新世代》在B站和豆瓣均拿到超過9分的超高口碑。究其原因,節目中呈現的説唱作品“議題廣”“有深度”成為高頻詞。

  告別打著“Keep Real(保持真我)”旗號,卻只能貢獻“數來寶”的幼稚與圍繞“金錢慾望”打轉的粗鄙,中國説唱的新世代,正嘗試為這一外來音樂風格注入屬於中國青年的文化內涵與社會思考。

  很難想像,鳳凰傳奇這首《山河圖》的歌詞出自“神曲”《野狼Disco》創作演唱者董寶石Gem之手。從“心裏的花,我想要帶你歸家”的小情小愛,到“揮毫提筆畫我山河,劍鋒千軔畫這巍峨,滔滔江水走筆龍蛇,我丹青不渝畫我中國”的山河氣概,這樣的轉變令人驚喜,也折射著國內説唱音樂在表達上的擴容與昇華。

  而熟悉董寶石的樂迷知道,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圍繞宏大題材與主題敘事創作。董寶石為抗擊疫情先後寫下《出征》和《升》兩首歌。前者寫于疫情肆虐之時,展現著白衣天使“逆行而上”的決絕與勇氣——“讓我扭過頭決絕地走,擦乾淚水鬆開了母親的手,敵愾同仇神州在緊要關頭,一聲大吼同志們全體都有”,成為網路上不少戰“疫”視頻的BGM(背景音樂),讓網友感慨“催淚又熱血”。《升》則寫就於今年年初,中國抗擊疫情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回首前路,歌詞道出中國人的心聲:“沒有越不過的冬,也沒有盼不來的春,沒有闖不過的關,也沒有揚不起的帆,沒有跨不過的河,更沒有攀不過的山,中國人渾身都是膽,這一路定一馬平川。”

  今年,為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寶石Gem又推出《一百》,歷數紅軍長征、抗美援朝、原子彈衛星成功發射、改革開放、港澳回歸、加入世貿、抗擊疫情等大事件,回顧百年大黨帶領中國人民共同經歷的滄桑巨變。

  不只是寶石Gem一人,不斷有説唱歌手加入對於當代中國的記錄中來。另一支集結90後的説唱團體“天府事變”,較之鳳凰傳奇與寶石Gem來得更加有銳氣,他們致力於用英文説唱,向世界展示當代中國、當代中國青年的面貌。成立多年來,他們一再用説唱音樂針對美國種族歧視、西方媒體扭曲中國形象等事件勇敢發聲,更堅持不懈用説唱介紹中國的歷史文化、呈現真實的當代中國社會。“從我們出生的1990年代到現在,是中國傳奇的30年。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隨時都能感受到中國和世界的互動,説唱音樂只是抒發自己親身感受的載體。”面對外界“不夠叛逆”的偏見,成員王梓鑫認為,説唱最初之所以表現抗爭,是因為黑人在美國受盡壓迫。成長在中國,見證中國的偉大進程,如若只是為了叛逆而叛逆,“那就是無病呻吟”。另一位成員羅錦輝曾表示,説唱文化從來都是包容的,比起題材是否夠酷夠叛逆,團隊更在乎唱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曾有一度,因為個別説唱歌手的無知、狂妄與拜金,讓説唱標榜的“Keep Real”成為外界對這一亞文化的反諷——所謂“真實”不應是宣揚原始的享樂與慾望的遮羞布。渲染“娛樂至死”的膚淺産物,註定難以“破圈”。

  近幾年,經由綜藝節目的迭代傳播,國內的説唱音樂也逐步走到大眾主流視野的過程中,持續成長與蛻變。其中一些青年歌手,嘗試用説唱主動回應社會議題,給出Z世代的嚴肅思考,也讓大眾得以了解青年人的所思所想。比如作為亞裔留學生的Feezy,把自己在國外與不公平抗爭的奮鬥經歷寫進了《亞洲小子》。

  青年説唱一代的新作,也承載得了更為宏大的主題。“説唱新世代”在《We We》這首歌中唱道:“希望母親一樣偉大的愛能籠罩這個世界,雖然我知道有很多地方還沒實現。苦難它依然存在,鮮花也同時盛開,我還是滿懷期待地去愛周圍的所有一切。”歌詞從微小個體出發,所傳達出的力量跨越地域種族,因而贏得“再來億遍”的彈幕刷屏。演唱者之一夏之禹解釋這部作品,“小強代表了非洲人民對自然和土地的信仰;我代表了海灣戰爭後,中東人民遭遇的戰爭創傷;魚翅代表了日本金融危機下,人民生活受到的負面影響;生番代表了中國人民在1998年大洪水時眾志成城的決心;迪木代表了對拉美人民青少年暴力問題的反思……”人們發現,原來外表酷拽的Z世代藏在銳氣與鋒芒背後,是對這個世界清澈的愛與希望。

  除了對歌詞內容意涵的深入挖掘,青年説唱歌手對於音樂形式的理解與發展也更進一步。他們早已不再滿足於所謂的“單押”“雙押”“即興”這些簡單的技巧。而是結合中國地方音樂、傳統戲曲等元素,將復古、爵士嘻哈、陷阱説唱、硬核説唱等各類風格玩出新的花樣。

  不過,正在逐步壯大發展的國內説唱音樂,要真正“出圈”,贏得公眾認可的“最大公約數”,仍應正視不足與短板。對比其他音樂門類,説唱門檻相對較低,這就造成了歌手素質與作品水準的良莠不齊。一味強調“快嘴”和“押韻”,讓一些作品內容生硬,有拼湊之嫌,甚至還只是停留在直播間的“喊麥”層面。過分宣揚這些作品,造成了大眾審美的偏差。而事實上,在兼顧歌詞內涵同時,能夠在同一段節奏裏展現行雲流水般的律動變化,才見真功夫。這就需要從業者思考,如何提升專業水準和文化素養,將一味宣泄、無病呻吟的“怨氣”,轉化為言之有物、溫暖人心的“正氣”。

  與此同時,需要警惕説唱這種“舶來”風格曾經長期處於地下的“胎裏病”——歌詞內容低俗,個別歌手誤將“暗黑”與音樂風格的“酷”“潮流”畫上等號。層出不窮的綜藝選秀,將説唱粗糲生猛的一面直觀呈現,讓不少年輕觀眾喜歡上這種直接的表達。但是,由於平臺對選手藝德和Battle(對決)內容並不加以篩選,讓一些私德有虧的選手、導向價值“脫軌”的作品給青少年造成負面影響。這就需要從業者思考,如何凈化生態,引導創作,把博出位的“匪氣”,轉化為心懷家國的“俠氣”。

  在集結四川、浙江、山東、新疆、廣東説唱歌手的《This is our generation(我們這一代)》中,新一代音樂人給出了驕傲的宣言——“讓我來開啟中國流行音樂的鼎盛時期”。如若能去其糟粕取其精華,或許這一天,就不會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