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会计职称 >

康凯:比起明星他更想成为“英雄”!特型演员的局限与末路

  ,由央视拍摄的同名影视剧也是经典中的经典,许多演员也通过这些作品一跃成名,家喻户晓。

  四大名著除了经典的“老版”影视作品,近些年又被嗅到热度的导演全部翻拍了一遍,但几乎都反响平平。而在“新版”翻拍剧中,有一名特型演员连续出演了两部名著中的角色,他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康凯。

  听到这个名字你可能感觉陌生,但看到他的照片你脑中肯定会浮现他在剧中的形象“哦!这不就是那个张飞(李逵)嘛。”

  能出演名著几乎是每个演员的梦想,如此走运的事,却成为了康凯演艺路上“悲剧”的开端。

  究竟是他演的太差?还是剧本太烂导致他被连累?拍完这些人物后他又经历了什么?我们往下看。

  1972年的3月1日,北京的一户人家中,迎来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这个看起来狂野不羁的北方汉子,其实是有着细腻内心的“双鱼座”。

  康凯的父亲是军伍出身,他一直认为男生就要能吃苦,能受累,才能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以他从小对康凯就严格教育。

  康凯还年幼的时候,电视机都尚未普及,大家接受新鲜讯息的主要方式还是通过收音机和报纸。一到中午12点,一家人就会边吃饭边听着收音机中的刘兰芳说着评书。

  康凯最喜欢的就是《说岳全书》,小康凯对忠义双全的岳家军心生敬佩和向往,他向父亲摆出几个武打架势,高声对父亲说:“我想学习武术,长大就能像岳飞一样保卫国家了!”

  康凯的父亲听完后十分高兴,他觉得男孩子习武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磨砺心性,儿子既然有这个意愿那就最好不过了,马上就开始帮康凯筹备拜师事宜。

  每天凌晨四点不到,准点报时的公鸡都还在梦中,小康凯已经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了,早饭都不吃,就直接跑到附近的公园开始练习晨功,练满三个小时再跑回家背上书包去学校。

  小朋友们都喜欢赖床,但康凯却已习惯了早起,他从学武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趣味,并乐此不疲。康凯刚开始学的是少林功夫,随着他的慢慢成长,他又开始学习其他门派的拳法,也乐在其中。

  到他上了中学后,香港武侠电影开始风靡,康凯沉迷在功夫电影和一众武侠剧中无法自拔。

  一个梦想从康凯的心中萌生,他想成为一名专业的功夫演员,在影视作品中实现他所憧憬的英雄梦。

  十八岁的康凯,与朋友合伙在北京弄了一家武馆,教授一些基础的武术基础动作和简单的防身术。

  虽然那时候的武打电影真是红火的时候,但真心想学习武术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康凯的武馆经常老师比学生还多,康凯和朋友摸了摸日渐干瘪的钱包,两人发现武术并不能让他们填饱肚子,只能作为一个爱好。

  年轻的康凯在经营武馆的同时,也常会收到一些剧组的邀约,请他担当武术指导。他总会与剧组的熟人诉说自己的演员梦想,也告诉对方他其实有些担忧,比如自己不够帅气,小时候也没受过多少文化熏陶。

  他没想到的是,人家听完后猛地拍了他一下:“你犹豫什么,你不就是这块料吗?”

  “对啊,我在害怕什么呢?”康凯想着,从小就一往无前的他,怎么现在变得畏畏缩缩了?

  1995年,康凯发现北京电影学院张贴了招生告示,立马跑去报考并被成功录取。但是,康凯明白自己长得很是彪悍,不是很符合表演系的招生条件,所以他选择了编导专业,主要学习幕后的工作。

  在北影进修的时候,康凯也时常去剧组里接一些跑龙套的角色,久而久之他和影视圈中的人也慢慢熟络,成了好朋友。他的人脉,也是在这时候慢慢积累起来的。

  毕业以后,康凯不仅在做影视作品的编导工作,更是利用空余的时间去剧组跑龙套。那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根本没有多少酬劳,但康凯却乐在其中,他把演戏当做学习也当做了爱好。

  康凯在编导行业内名声渐起,但如果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要提升他的知识与阅历。

  但没想到,他在俄罗斯待了刚过一年,就中止了留学计划,回了国后,却反而让他碰上了重圆演员梦的机会。

  康凯还在俄罗斯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通完电话后的康凯失魂落魄,接连几晚睡不着觉。

  父亲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母亲突患重病已经住院了,虽然母亲嘱托千万不要告诉康凯,希望他能好好学习别为自己操心,但父亲还是告诉了他。

  康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乱如麻,回想起父母从小到大对他的悉心照料,如果现在连自己的小家都不顾,还谈什么“英雄梦”呢?他会在愧疚中悔恨一辈子。

  这个魁梧的汉子拖着行李走出机场时,背影让人感觉很孤寂。他仿佛被乌云笼罩,学业中断、追梦无果、亲人还得了重病,这让他感觉人生处处是失败。

  有个词叫“物极必反”,当人们的生活跌入谷底的时候,可能就会迎来峰回路转的惊喜。

  母亲的病情不多久就有了显著的好转,放了心的康凯考虑是否要继续回俄罗斯完成学业时,突然收到了一条令他激动万分的消息。

  从大学开始,康凯就一直留着胡子,时间久了就变成了厚重的络腮胡,朋友总拿他的胡子打趣:“要是拍三国,你不演张飞,我就不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康凯内心其实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他有时会对着镜子做表情,用自己的理解去诠释一个他心中的“张飞”,他一直在期待这个机会。

  高希希与康凯认识了十多年了,两人彼此熟稔,亲如手足,康凯一直都叫他“希希哥”。

  脸面在梦想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康凯找到高希希毛遂自荐,原本康凯以为高希希会十分为难,需要动用这十多年的情谊来求他。谁知高希希却表示康凯早就是他心中的“张飞”人选了。

  康凯一直没有对心中的英雄梦停下脚步,现在他终于能看见梦中的那扇门向他敞开,但现实向来比想象更残酷。

  2010年,新《三国演义》在4家卫星电视台同时开播,大张旗鼓。但是在旧版的高质高分压制下,大众们对新三国的评价都不是很高,导演的选角能力也遭到了质疑,康凯扮演的张飞也成了众矢之的。

  但最让大家难以接受的是新《三国演义》中他对张飞的人物塑造,张飞有谋有勇的形象彻底崩塌,只展现出了张飞鲁莽粗野,“这究竟是张飞还是李逵?”

  康凯参加访谈节目时,对旧版张飞的评价是“中规中矩”,许多人把他的评论当成他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证据。

  编剧和导演的想法就是要创作出一版与曾经不同的《三国》,希望能让观众感到耳目一新。半年的时间内,康凯可谓是翻烂了《三国演义》与《三国志》,就为了能更好的把控人物的心理与神韵。

  每天一到饭点就成了康凯的折磨时刻,他近乎疯狂的吃着各种食物,增肥近40斤,只想让自己更像历史上的张飞一点。

  他在拍摄的过程中突患急性阑尾炎,伤口都还没痊愈,就不顾劝阻上马拍摄打戏,还身披半人重的战甲,结果因为动作幅度过大造成了伤口迸裂,衣服都被血染红了。

  康凯作为亲历者,他知道新《三国》拍摄途中,剧组究竟付出了怎样了努力与心血,但观众们只去关注他的不足点,而几乎没人在乎这些背后的努力。

  无论大众对他的看法如何,但康凯的知名度实打实的有了提升,片约也开始纷沓而至。

  “张飞”的身份刚一卸下,康凯就立马开始了他的“魔鬼减肥训练”,当他正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时候,一部新戏让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没想到网友的评论一语成谶,“张飞”真的要演“李逵”了,但这也意味着,他刚减下的二十斤肉,又得以痛苦的方式回到他的身上。

  康凯这时正为接到“李逵”的角色满心欢喜,完全没有意识到,从“李逵”开始,他的演员道路会被彻底定型,他以为自己能通过瘦身来改变自己的外形,但在他人眼里,他已经变成了“特型演员”。

  “张飞演成李逵”的言论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康凯决心用事实证明,他能把张飞与李逵演出不一样的感觉。

  观众吐槽最多的就是他的造型,“黑旋风”李逵竟然比“及时雨”宋江还白几个色度。

  但对此,康凯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觉得“黑旋风”这个名号,并不是因为肤色黑而得名,而是因为他砍人如切瓜“手段黑又狠”。

  其实刚进剧组时,给他定的妆造是像包公一样的大黑脸,但被康凯拒绝了,他认为脸太黑不利于他从微表情上展现演技。

  加上他还有一大把的络腮胡,观众望向他,就只能看见黑黢黢的一片,那他怎么去展现人物的神态与表情呢?

  导演认可了他的想法,但有一件事出乎了康凯的预料,扮演宋江的张涵予钟爱日光浴,他把自己晒成了古天乐的颜色。结果就有了,宋江比李逵还黑的“名场面”。

  再谈到李逵变成了“憨憨”,康凯也觉得十分冤枉,他表示这样的演绎其实是他的精心设计,他觉得李逵虽然野蛮粗鄙,但是又十分重情重义,他想让李逵这个角色形象更加丰满。

  即便康凯四大名著已经演过其二了,但他的名气却未扩散开来,反而他的戏路却因此急剧缩窄。

  张飞、李逵、岳家军里的牛皋、刘邦手下猛将樊哙,仿佛是四胞胎生错了时空,凑齐三个都能用“消消乐”的方法消除。

  加上后来的“钟馗”和“鲁智深”,只要是膀大腰圆、络腮大胡子的古装形象,几乎他都演过一遍。

  在大家眼中,康凯已经是这类形象的代名词了,其他的形象已经远离他,演员的这条道路,他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到了底。

  其实像康凯这样从“演员”慢慢变成“特型演员”的不少,少见的是从“特型演员”到”演员”的转变。

  图中的演员叫金靖承,在央视纪录片《重生》中扮演“青年周恩来”,网友都错以为是用CG技术制作的模型,因为实在太像了。

  之后金靖承还接演了几个“周总理”的角色,但大家都以为他会依靠“伟人长相”,成为“总理”专业户时,他选择了放弃“特型”的红利,出演了《武林孤儿》《被光抓走的人》,颠覆了人们对他的印象。

  虽然不能说彻底转型成功,但他也算从大众眼中的“特型演员”转变成了一名“演员”。

  再说回康凯,在2018年后,他几乎没有再参演新的作品,慢慢的,他又回到了曾经的幕后工作。

  有人开始为他惋惜,如果他拒绝了第二次高重复性的角色,而是去尝试其他不一样的人物扮演,是否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无戏可拍。

  可康凯的梦想一直就不是成为一个“明星”,而是感受作为“英雄”的豪气干云。

  就像专业扮演“伟人”的特型演员们,能靠着独特的外形与形象谋生时,是便利;但想突破桎梏追寻更多的可能时,形象又变成了枷锁。

  土地公,青面狮王,大马猴,九灵元圣......你可能不知道这位演员的名字,但只要一看到这个角色,总能脱口而出叫出他在影视作品中扮演的形象。

  在86版《西游记》中扮演“美猴王”的六小龄童曾说:“我是演员,不是特型演员。”因为如果演员的戏路一被固定,那可能他就只能永远演那只“泼猴”了。